国产工业软件很难做出来吗?

首页 / 常见问题 / ERP管理系统 / 国产工业软件很难做出来吗?
作者:信信 发布时间:22-11-03 15:35 浏览量:272

难是难,但业界也一直在寻找突破口。

比如最近看到的一则新闻:

2022年10月24日“程序员节”当天,深圳市人民政府正式印发了《深圳市推动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》,并在第36期《深圳市人民政府公报》进行了刊发。该举措表示,推动深圳市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,打造“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”以及“国际软件名城”。

支持“低代码、小程序、快应用、原子化服务等新型轻量化平台发展。并提倡以“低代码”等技术来提升工业企业软件应用水平。”

这说明低代码或将能成为工业软件的首选。

那什么是低代码呢?可以看看之前写的这篇内容:低代码开发是什么意思?低代码11个核心功能&目的详解

而工业软件为什么很难做?首先我们得了解工业软件的本质是什么!

这里我把这个提问称为“灵魂提问”。为回答这个问题,下面从3个方面展开讲解。

灵魂一问:什么是工业软件的本质?

这个就要从源头说起了。此前,人类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,定义制造的已经不再只是冷冰冰的机器,为了让机器变得更加聪明,人们给机器装上“大脑”和“神经”,也就是工业软件里装的计算机科学、数学、物理学和管理学等各领域科学技术。

工业软件基于不同视角和不同颗粒度划分方式很多,往大了说,就是工业物理学软件和工业管理学软件这两类。

后者诸如企业资源管理(ERP)软件、供应链管理(SCM)软件之类,但这其实并不是工业软件攻坚的重点。

前者是一个以研发设计工具为主的大家族,如计算机辅助设计(CAD)软件、计算机辅助工程(CAE)软件、电子自动化设计(EDA)软件等。

CAD诞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空军的SAGE系统,由麻省理工学院林肯实验室设计,是一款彻底解放设计师们双手的作图工具。

飞机、船舶、汽车等领域密集复杂的零件图都要靠它来完成,靠手工来追求市场进度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美国的欧特克(Autodesk)、法国达索(Dassault)、德国西门子(SIEMENS)、美国参数技术公司(PTC)

都是CAD的头部企业,并且这4家企业就占据了国内CAD市场90%以上的份额。

CAE软件是一款仿真分析软件,也就是来验证设计出来的产品是否达到规定的要求。它是工业软件里面开发难度最大的一类软件,但也是最重要的一款软件。它的拥有者是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公司,洛克希德·马丁,一家美国的军火商巨头,美国也是全球最早发展CAE的国家,且是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开始的。

在汽车、电子、航空、航天等每一道关乎人身安全的领域,都必须经过这个软件的验证,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。

EDA想必很多人也听过,就是芯片设计软件,把芯片中几十亿个晶体管画在电脑上,EDA作为集成电路的最上游,被称作芯片之母。想卡你脖子,直接叫停就可以了,华为就饱受其苦。

很遗憾的是,EDA软件的三巨头Cadence(美国楷登电子)、Synopsys(美国新思科技)、Mentor(德国西门子的子公司明导电子)占据了全球市场份额的90%,国内份额甚至达到95%以上。

这些才是真正的硬骨头,被称作“最难啃的三座大山”,是人类基础学科和工程知识的集大成者,需要非常漫长的生命轨迹,技术鸿沟也是深不可测的。

工业软件虽然体量不大,很不起眼,不动声色地潜伏在工业制造领域。可一旦到了关键时刻,却又会像我们的Matlab和大疆事件一样,变成谈判桌上千钧重的砝码,最为致命的杀手锏。

因此发达国家都有一个共识:要想掌握全球工业布局的主导权,就必须掌握大型工业软件的核心技术。

尽管中国已经是一个工业大国,但目前我们的工业软件体系并不发达,目前,中国核心工业软件产业却发展落后了发达国家约20年,80%以上的工业软件被外企垄断,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”并非虚言。

难难难,再来说说灵魂三问的“为什么”。

 

灵魂二问:为什么别人行,我们自己的工业软件就发展不好?

因为这类研发设计软件往往具有体量小、集中度高、开发难度大、开发周期长、资金需求高等特征。

难自然是第一位的。我们能设计出抖音、微信、QQ这样的软件,是因为他们只需要完成数据交换、通讯等基础功能,开发者懂代码就能上手了,而工业软件是一门交叉学科,包含了数学、力学、电学、化学等诸多学科,需要从业人员大量的时间和实践沉淀,急性子无,慢性子有,与工业化程度,相辅相成,工业吃不透,软件也吃不透。所以一旦壁垒确立起来,就比较难打破。

目前全球的工业软件的龙头格局非常清晰,有几座稳稳地大山在那里,谁愿意冒险用你的的?

中国的自主工业软件也曾有小辉煌,1986-2005年是国产工业软件发展的黄金期。国家对自主工业软件有着一系列的扶持政策,CAD、CAE领域百花齐放,清华、北航等高校取得了相当的研究成果,开发出了具有国产特色的工业设计软件,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了25%,其中个别专项领域曾达到45%左右,可以说,那是国产工业软件的黄金时代。

只是好景不长,没过多久国内软件开始各自为战、恶性竞争,大致可以参考下互联网的烧钱战,于是市场上的国产CAD软件价格从近万元掉到了不足5000,引起行业震荡,内忧之下,外患更是不断。

国外工业软件企业趁机强势入侵,从哪里开始呢?大学和科研机构。外企通过捐赠和赞助,让大学科研教育工作捆绑国外公司知名软件,学习中直接使用国外现成软件的习惯,久而久之,大家默认CAD就是AutoCAD,研发设计能力自然下降。

第二个狠招就是放任进口盗版软件横行。那个年代国内版权意识薄弱,企业把自己的研发、生产捆绑在盗版软件上,国产软件却因为兼容问题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。

到了2011年,国内政策也开始转变,长达十年的时间内工业软件的政策补贴都被拿来直接投入到企业中,支持企业信息化转型。购买国外成熟的工业软件成了工业发展的快捷方式,国内工业软件市场开始迅速萎缩。

有一个数据是:从“十五”到“十二五”的15年时间里,国家对CAD、CAE等工业软件投入资金不超过2亿元人民币,而全球最大的CAE仿真软件公司Ansys一年的研发投入近3亿美金,是中国15年投入总和的10倍

再来看一组数据:

(中国大陆统计公司:北京神州、金航数码、山大华天、北京索为、华大酒店、芯禾科技、广立微电子、石化盈科、博大微电子、Proplus、蓝海微科技、数码大方、浩辰软件、亿图软件、武汉天誉、武汉开目)

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研发投入中,国外企业普遍高于国内企业。

华大九天董事长刘伟平也曾公开表示过,华大九天成立10年一共投了5个亿人民币,Sysnopsys每个月都要投入5个亿人民币,一年下来要投入11亿美元。

直到今天,美国政府对于工业软件的扶持依然很重视。

2018年7月底,美国国防部在旧金山举办的“电子复兴计划ERI”的首次峰会,选出了第一批入围扶持项目。

在一堆赫赫有名的大学里,一家电子设计软件EDA的公司Cadence拿到了最高的资助,也是该类别扶持项目中唯一公司。

黑夜中的探索

 

灵魂三问: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?

工业软件的市场规模虽小,但是它的杠杆效应极高,能够撬动整个工业领域,中国工业软件行业应当如何应对呢?

工业软件如田野的野花漫漫,给人的印象可能是是工业软件需要的是全面开花,其实精准扶持头部中部明星,培育好土壤生态更为重要。

第一、单纯凭借市场自由竞争已经很难追赶上去了,必须政策产业双管齐下,自上而下得到重视,集中优势力量,发挥体制的优势

第二、提高国产化和开源软件的比例,加强核心技术的研发力度。

比如可以扶持一些研发和推广通用性深度学习标准框架的公司,清华大学的计图、旷视的天元、华为的MindSpore、百度的飞桨和一流科技等,在断供之时有可用的替代品。

华为MindSpore深度学习框架(来源:华为MindSpore官网)

第三、工业软件开发成本高、周期长,加强企业之间、企业与科研机构之间的分工和协作,用合作的力量提高研发效率,产研结合,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,良性循环。

第四、人才是一切的基础。

任正非曾说:芯片的研发不是砸钱就可以的,得砸数学家、物理学家、化学家,其实工业软件领域也是一样的,需要具有综合素质的技术研发人才,加强工业软件各个层次人才的培养,提升科研人员的待遇,也是中国工业软件的必然之路。

工业软件这条路上,尽是寂寞的黑夜中的探索。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,国家逐渐认识到了工业软件对于工业乃至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性,也正视了国产工业软件自主研发的各种弊病,相信很快会有质的突破。

加油吧,国产工业软件!

 

 

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,侵删,谢谢。

 

立即开启你的数字化管理

用心为每一位用户提供专业的数字化解决方案及业务咨询

  • 深圳市基石协作科技有限公司
  • 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科苑路16号东方科技大厦13楼1303
  • 座机:400-185-5850
  • 手机:192-0769-4982
  • 邮箱:sales@cornerstone365.cn
  •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
© copyright 2019-2023. 织信INFORMAT | 粤ICP备15078182号

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咨询织信数字化顾问获取最新资料
数字化咨询热线
400-185-5850
申请预约演示